如何让孩子学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转)

如何让孩子学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孩子也都有自主地和别人交流的愿望,父母应该给孩子创造机会,让孩子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这样才能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学会大胆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很多父母在孩子出生伊始就设想了一套完整的育子方案,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幸福完美的人生。但若不以一种崭新的教育方式为起点,所有美好的设想都将注定只是一场空。大多数父母都沿用中国的传统教育方式,而这种教育方式,强调吸收,轻视表达,只注重孩子完整准确地吸收信息的能力,而没有给孩子留下表达个人意见的空间。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大多不善言辞,对事物缺乏自己独到的见解.

父母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会发现,许多孩子在面对陌生人或陌生的环境时,往往表现得畏首畏尾,常常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孩子在幼儿园里,甚至大小便都不敢跟老师说,自己憋着,等老师允许去的时候才去。身体不舒服也不跟老师讲,等到家了才给父母讲。

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失语行为。造成孩子失语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先天气质的影响,即这类孩子生来适应能力就差,对新环境感到特别拘谨,不愿意与人接触,若是想让他们勉强适应,则适应过程艰难而缓慢;二是后天教养方式的影响,由于是独生子女,孩子很多时候独自一人玩耍,缺乏与其他孩子的交往,而家长对孩子过于溺爱,总是多地照顾和迁就,逐渐导致孩子难以适应新环境。

对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失语行为,专家给出了防治对策。
1. 多鼓励孩子与他人进行交流
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引导他尽量习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在生活中,鼓励孩子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多提供与小朋友交往、玩耍的机会。当孩子一天天长大,要去面对令他困惑的新情境时,父母的鼓励和支持会让孩子知道,一切都是有趣的,一切都是友好的,只需要让孩子拿出更多的好奇和勇气来面对。当孩子面对生人时,要鼓励孩子多与人交流,多表扬孩子,消除孩子表达上的心理障碍。

2. 用游戏的方法培养孩子的表现力
游戏是孩子的天性,每个孩子都喜欢融入到游戏的情境中。可以用游戏的口吻鼓励孩子在家里进行各种表演。
首先,让孩子表演给父母看,这样他不会感到羞怯。孩子表演的节目可以是他喜欢和熟悉的任何题材,如一段儿歌、一首唐诗、一段舞蹈等。父母要加以表扬、鼓励,增加孩子的自信心。

其次,父母可以用一些洋娃娃、小熊、小狗坐在凳子上来代替真人,让孩子假想它们是真正的观众,自己正在舞台上单独表演。当然这些观众里面也包括父母。父母尽量要求孩子认真地表演,以获得“观众”的掌声。每当宝宝表演完毕,父母就代表所有的“观众”鼓掌。孩子可以与这些观众握握手,然后谢礼,闭幕,就像在真正的舞台上一样。父母在这个过程中要表现得像真的观众一样。

最后,逐渐扩大观众的阵容,让孩子和其他小朋友轮流表演,时间长了,就会锻炼出孩子的表现力。

3. 让孩子说清楚
等到孩子拥有表达的勇气之后,要让孩子尽量说清楚自己的想法。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很好,但是更要让孩子学会将自己的内心准确地表达出来。

所以,在孩子说话之前,要让孩子自己先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

如果是回答问题,首先要明确对方问的是什么。有许多孩子在回答问题时就答非所问,没有围绕问题来回答,想说点题外话时也没有跟听众说明这一点,搞得说的人兴致很高,但听的人一头雾水。

其次,要让孩子想一想,怎么把话说清楚。说话要完整、通顺、有条理。家长跟孩子是很有默契的,孩子往往才说了一个词,家长就都明白了。这种亲近固然好,但却让孩子缺少了锻炼机会。让孩子在其他人面前失去了表达清楚的能力,交流效果很差。

所以,家长要有意识地帮着孩子把话说清楚。“谁在哪里干什么”“什么东西是什么样的”“因为……所以……”,类似这样的句式要让孩子多练,学习表述和讲话的过程本身也是思维的过程,是梳理思路的过程。长此以往,不仅对语文有好处,对数学思维同样有很大帮助,应用题的解答没有思维的过程,是无法解答的。

总之,父母在孩子幼小时就应该用各种方法鼓励孩子勇敢地表达自己,因为只有善于表达的孩子,才能使别人明白自己的意思,才能和别人很好地交流。

相关文章:表达和拒绝都是权利(转载)表达能力

表达和拒绝都是权利(转载)

转载自: http://tieba.baidu.com/p/1385956361

转自内在空间,感觉不错哦,挺实在的一篇文章。
导语:学会建立清晰的精神疆界,认识到表达和拒绝都是权利,不因别人拒绝而感到被伤害,也不因此产生怨念。

教会有一个约五岁的小女孩,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台湾人,她所受的教育是西方式的。有清楚的界限,可以表达自我的需求,同时尊重他人。
有一天,她在教会遇见我的二表哥,二表哥在教会和孩子们的关系很好,他很懂陪孩子玩,所以这个小女孩一见到我二表哥,非常开心的跑到他面前,问他说:「我们来玩,好不好?」

我的二表哥因为担任执事的工作,必须要开教会的长执会而无法抽身,所以二表哥回答:「我很想陪你玩,但不行耶!因为我要去开会,等开完会看可不可以陪你玩,好不好?」

小女孩听后,又问了一次:「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二表哥再度表示遗憾与抱歉,但希望开完会如果他们还遇见,就可以陪她玩。

那小女孩听后,说:「真的不行吗?」

二表哥心里不舍拒绝,但因为职责,再度说:「对啊!现在不行。」

小女孩听见后,就挥手说:「好吧!那bye-bye。」没有任何的生闷气,也没有表现出怪罪的表情,或失望的表情。当然,更没有像许多台湾的小孩一样开始哭闹,或是抓着不放。

说穿了,没有任何以情绪来威胁或操控的行为。

二表哥很感慨的说,到底人家是怎么教的,可以把孩子教得如此「懂事」。

我听后,觉得孩子不是「懂事」,而是在他们的家庭文化中,他们可以将表达与拒绝都视为一种权利,我有权表达需求,但他人也有权拒绝给予或满足。

在台湾家庭,许多人从小到大的家庭经验中,既没有权利表达自己需求,也没有权利拒绝满足他人。我们的家庭界线常是混淆的弄不清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与完整的个体,总是相互剥夺与相互干涉。

我们家庭的氛围与权威,常塑造父母有绝对权力决定孩子的生活与作息,当孩子要表达需求时,他必须得到父母的给予与同意,如果父母一个「不」,常常换得的是没有异议的必须服从,不然,你就是不懂事或者不是一个乖孩子。孩子一旦被制约了必须服从,他就会慢慢变得不可为自己的需求表达,若是让父母为难了,他会有罪恶感,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坏孩子,不乖的孩子,差劲的孩子。

但他那一些不被满足的需求呢?消失了吗?还是去了哪里呢?

这些未满足的需求,会开始形成怨念,在心里盘旋:为什么我无法得到满足?你们才不是不能给,是不愿意给,因为你们不爱我。如果你们爱我,就会满足我。

于是,这孩子慢慢的把被拒绝的经验,诠释与解读为伤害:「因为我不重要,所以我无法得到我想要的。因为你们不爱我,所以你们才会伤害我」。

慢慢的,拒绝成为一种「伤害」。

这样的演变,是因为父母先将孩子的需求表达视为一种「麻烦」与「问题」,先羞辱了孩子表达自己的需求,当孩子表达需求就是「鲁莽」、「吵」、「不乖」、「不体贴」。

孩子在需求无法获得满足的情况下,再被攻击与羞辱后,便会在内心慢慢的藏恨,恨父母的拒绝与攻击。

这样的孩子,在成长过程,若是压抑得了这种恨意或愤怒,他会成为一个害怕拒绝别人的人,因为他的认知中,拒绝是一种伤害他人的行为,他受过这种伤,他会害怕伤害别人,让别人也受这种伤。不仅如此,他会非常困难表达自己的需求,因为表达自己的需求是一种造成别人困扰,甚至可能会因此让自己受到羞辱与伤害,这是一种危险,绝对不可以做。

若是压抑不了这种恨意或愤怒,这样的孩子会开始「讨」,用各种情绪的张力与强度「讨」自己觉得被亏欠的。无法忍受任何他人的拒绝,若他人拒绝了,他便会跟你拼了:「你算什么?竟敢拒绝我?」这样的孩子无法忍受一丝一毫他人的拒绝,他人的拒绝意谓着伤害他的自尊,与藐视他的存在。他的伤痛会一触即发,成为猛力的敌意与对抗。

你一定不陌生,这样的孩子长大成人后,就在你我的身边,甚至曾是你或我。

我们的文化,将人有「表达」与「拒绝」的权利都视为一种「自私」,因此剥夺人表达的权利,也剥夺人拒绝的权利。我们变得要讨好别人而活,要以讨别人开心或喜欢,来确保我们是主流价值中的好孩子、好人。

但久而久之,我们无法在关系中健康。若在关系中表达需求,这是自私,是一种羞耻的表现,于是要迂回,要回避,要假装没有需求。若在关系中要拒绝满足他人,我们也无法安心,因为恐惧自己自私,恐惧自己不够好,恐惧自己会不会伤他人的心的想法,盘旋不退,好挣扎、好困扰。

如果,我们可以不再被过去早年的受伤经验制约,可以重新标定「表达」与「拒绝」都是关系中的权利,我们就可以还给自己与别人尊重,不总是在关系中斗得两败俱伤,也不需要再争个你对我错。

许多人在关系中正处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不允许另一个人的拒绝,也不允许自己表达;或是不允许自己拒绝,也跳脚于另一个人的表达。

回到真实,在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完全全的满足另一个人,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完全全的没有自己的需求。如果我们可以试着理解,身为凡人,别人有限,我也有限,我不夸大他人是超完美,也不夸大自己的超完美,我们才能以合理的眼光看待自己也对待他人。

这样的真实,必须回到成人的能力与世界中,还原事实,不再以幼年无助无力的角度与眼光投射他人的巨大,也不再不断的将自己停在一直等待他人来无限满足的小婴孩位置。

其实,我们都是人,就是一个平凡的人。
转自:心光网 文章出处:苏绚慧的疗愈之邦 / 苏绚慧 资料搜集者:苏冠一 编辑:苏冠一、艳华

表达能力


前两天去面试,一个HR直接告诉我自己的表达能力有一些欠缺。
实际上我自己也是觉得自己的表达和接收能力方面有一些欠缺,主要是觉得我之前的高中的语文学的不够好。

别人说的东西,譬如别人写一篇文章,我可能完全不能理解他的主旨,而是按照我的想法去评论,结果就是驴头不对马尾。 这是接收能力

还有就是表达能力,在做程序组长的时候,下面的人有问题,我想表达的思路,别人很难理解我的思想,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太好或者是他的接受能力差。
当前两天的这个HR告诉我,我的表达能力真的有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