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爷爷

爷爷走了,从十一月三十号到十二月十二号,一切都是很突然的事情,一查出来,一身的病。三十号晚上合肥下了雪,爷爷晚上开始拉肚子,第二天下午立马去了医院,晚上的时候二院要求转院,当时非常的危险。转到了省立医院,病情算是稳定下来了,医生说老人家的心脏衰竭的非常厉害,就算稳定以后也是要长期的住医院。十二号上午接到妈妈来的电话,爷爷还是走了,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感觉,算不上非常悲伤,但是很酸,也是非常的怀念他,没能够多看几眼,多说几句话。那天回去看他的时候,还是有不停的吐血,心里还有不少的话想要说,死后想葬在哪里,家里怎么安排,每个孙子、外孙结婚时把他的工资给当贺礼,之后找了二伯、我、姑爷几个人说了一些话,当时那种感觉特别伤心,真的是一种生离死别感觉。

第二天,大家都走了,我又去看了他,他也没说什么话,实际上他说话非常困难了,医生又不让待在里面,他和我说他想走,实在是太痛苦了,他非常想吃东西,但是他糖尿病,肺有问题,根本吃不了,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实际上我说的他可能都听不见,只是能看到我的嘴在不停地说,他也知道我的意思。最后他实在没力气说话了,他的眼睛中似乎带着泪水,很是防空,我说爷爷你好好休息吧!他点了点头,放空的眼睛看了看远处。看着他的眼神,直到闭上眼睛休息,我离开了病房,那也是我看他最后的两眼。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他当时的那种眼神,但是我感觉到的是他已经接受了他的一生经历,以及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事实。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