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见闻

2021年是很多人迫切想回家过年的一年,再过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后的历史书或者现代某个作家的作品应该会描述到这个时间点下人们的那种急切回家过年的心情。

确实太久没见了,上一次和妈妈见面是五月份,之间也相隔了八个多月。由于当天晚上要为外婆庆祝八十大寿,一大早我们就从广州南站坐车,下午两点多就到了合肥,到家里小区门口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她说在忙着什么事情几分钟后过来。由于在车上没有吃午餐,就到楼下的老乡鸡吃一点东西。当坐定在座位上等餐时,我开始不由自主的仔细观察妈妈,她的头发看起来很干枯,脸上也没有像之前那么多肉,显得不是很健康,但是精神状态却非常的好,能感受到她的轻松感与活力,眼神里充满着光芒。

故事二:热爱的乒乓

公司的办公室在五楼,旁边有一个很大的平台,之前一直有一个乒乓球桌躺在那里无人问津,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有人开始打起了乒乓球,至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午饭后总是会有一群人围着,争先恐后的想上场打几下。

还记得上小学时,学校的操场上有一个水泥砌的乒乓球桌,放学了我们就在那里打。上了高中后,还是偶尔会去打,但是偶尔会有很小又很厉害的学生在,根本打不过,会有一点点尴尬。今年过年期间在村里和上大学的弟弟打乒乓球,没事就打,练习了一下反手接球和旋球接球,既开心又锻炼了身体。金色的阳光、自由的空气、奔跑的田野、热爱的乒乓。

故事三:低头的青年

过年有一天,一群亲戚过来拜年,其中一个姨娘带着她的两个孩子过来拜年,到了吃饭时间,分成了两桌,她和大儿子坐在老年人比较多的那一桌。那我们这边有一个规矩,就是只要在饭桌上,晚辈是一定要敬酒或敬茶的,每个比你大的都要敬,不允许自顾自的在桌上吃饭(儿童桌可以吃饭)。

她的大儿子看起来像是上初三或者高一的样子,从上午过来就看到他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吃瓜子,想必也是非常的无聊,因为所有的青年人一个都不认识。

老年桌吃了一会菜后开始闲聊,突然她的妈妈以一种批评式的口气开始说“就晓得吃饭啊,不知道给爷爷奶奶们敬下茶啊。”说完这句后,整桌的人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在等待着他拿起茶杯,一个个开始敬茶,然后说上一两句“祝福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大概有2秒钟左右的时间,我站在旁边也停顿了2秒,也在等待着。只见他看着要昂起的头,悬停了1秒,眼睛盯着桌上的菜思考了1秒后,又缓慢的开始低头吃饭,爷爷奶奶们识趣的从安静状态开始了闲聊,尴尬在喧嚣的闲聊中烟消云散。

公开场合批评人并不能引发一个人的内在动机,从而发生行为上的改变。引导他去做自我探索、自我训练,为每一件他自己打心底觉得有成就、有自豪感的事情而庆祝应该是一个更好的方式。

故事四:PLOM游戏

第一次读到PLOM游戏时,可以说是非常的让我震惊,但是现在回头再看,却是一件再明显不过的事情。自己和自己玩poor little old me游戏,总是让自己赢,同时也是总让自己输,甚至连潜意识也无法意识到自己在玩这样的游戏,只是有流星划过般的一丝不对劲。

过年期间准备挑选一些书籍买到家里,挑选的过程中随机刷到了这本《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其中描述的PLOM心理游戏、同一个人的儿童/成人/父母状态等等尤为经典。最近也看到一本《被讨厌的勇气》,从书评上看说是阿德勒的心理学,和弗洛伊德的区别就是不再去追溯童年而是通过个人主观能动性去做出改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